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绝盛

003 金山银山

绝盛 胡周 5648 2023-06-30 12:13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午时分,外边的喧闹声逐渐平息下去。

   除了实在没什么看头了之外,妖荒的太阳在这个时候也开始施展它那强大的威力,阳光已经变成了亮白色,地表温度直线上升,很快这广场上就没法呆人了。

   哗啦!

   将一大堆金银首饰放在薛炼河面前,薛娇一边擦着脑门上的汗一边数落道:“不是说好了白天不露面的吗?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还好是早晨,要是现在这个时候,广场上还不热死一大堆人?”

   “你不跟人打仗我会露面?我这不都是关心你么。对了,那家伙做错什么了?你娇爷可是有一阵子没和人动手了。”薛炼河一边说一边倒了一杯凉茶放到女儿面前。

   薛娇端起茶碗一饮而尽,抹了抹嘴道:“咱们这儿的规矩是到了就付钱,甭管住几天,就算一年半载也得先把银票放下,是不是这个道理?”

   “没错。”薛炼河点点头,“妖荒四城都是这个规矩,要不然人一跑根本没地方找去。”

   “但那个自称霸天行会会长的家伙看我年纪小竟然想坏规矩,还口口声声说其它三城都是事后结账。我也不跟他啰嗦,就说打赢我一个铜板也不要,所以……”

   “所以你就连人带马都打趴下了?还夸口说即便山河盟的盟主来一样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娇儿,这满饭好吃满话可不好说啊。很多时候一语激起千层浪,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就是这么来的。”

   “我不怕!”薛娇挺挺胸脯,一脸的不在乎。

   “可你爹怕啊。”薛炼河摘下黄金面具,叹了口气说:“我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你不为自己想也为我想想好不好?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这么霸蛮,以后哪个婆家敢要你?”

   “没人要最好,永远给你当小棉袄了!对了……”薛娇拍拍薛炼河的肩膀,“之前我在客栈那边看见一位姐姐长得非常漂亮,不,主要是气质好,肯定对你胃口。就是……她身边还有个男的,我一开始以为是夫妻,后来想想也可能是姐弟俩。老薛,要不一会儿再去帮你打听打听?”

   薛炼河抬手捏了捏薛娇弹性十足的腮帮子,“就你一个都让我操碎了心,再多一个,我还不吐血身亡?你还是先把这些金银首饰都解决了吧,实在没人认领,先放金库里去吧。”

   “金库满了。”

   “满了?”

   “要不我会拿到你这里来?我跟你讲,那金库上个月就满了,你要是再不想办法解决,以后咱们只能把金银首饰往大街上扔了。”

   “怎么解决?”

   “当然是熔成金块和银锭啦,统统刻上春川王的徽记,以后就都是咱们家的钱啦,哈哈哈!”

   “薛娇!”薛炼河用力一拍桌子,把小妮子吓得一哆嗦,“跟你说过多少遍,不是自己的东西永远不能拿!以后再要说这种话,小心我家法伺候!”

   “爹……”

   “这时候知道喊爹了?没用!”

   “你……你这个迂腐透顶的老顽固……行,那咱俩就继续坐在金山银山上面吃糠咽菜,反正我也习惯了!”

   这爷俩平时不太闹别扭,闹了就是因为金库里的东西。

   薛炼河也不是有多清高,而是一旦这样做了,劫力会立刻暴涨!那么多的金银,估计天雷立马就会劈下来。况且薛娇年纪还小,养成不劳而获的习惯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也只好干瞪眼看着了。

   气氛正分外紧张时,门外忽然有人来报:“娇爷,有大买卖。”

   “买家是谁?”薛娇头也不回地问。

   “赵国紫月宫宫主之女闫子姝还有她弟弟闫子豪,两人要去赤炎之地抓辰火琉璃蛟,想请娇爷帮忙带路,报酬两百颗金珠外加紫月宫传事符三张!”

   薛娇眉尖一挑,转身过去打开房门,“你没听错?”

   “没错,是两百颗金珠和三张议事符!”

   “我说的是辰火琉璃蛟,那可是王级妖兽,就他们两个能行?”

   “这我没问,但是人家既然这么说了,应该有把握拿下吧。”

   “那好,你去告诉他们……”薛娇话没说完,薛炼河便摆手道:“不行,你不能去!”

   “不去干嘛?坐家里喝西北风?”小妮子回头瞪了她父亲一眼,“带个路而已,又不是帮着一起抓辰火琉璃蛟,这种钱不赚白不赚!”

   “就你这脾气到时候还不上去帮手?不行,绝对不能去!”

   “我偏要去!”薛娇指指桌上的金银首饰,“除非你答应把它们都打上咱们家的印记,要不然,再危险的买卖我也会接!”

   “这是两码事!”薛炼河急了,过去伸手想抓薛娇的胳膊,但是被她轻轻一闪躲开了,“薛老头,我告诉你,这根本就是一码事!家里的金山银山动不得,我只好去外面搬,要不然城里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

   “你……”薛炼河还想再说,薛娇已经快步向外走去,“反正就这么回事,要么你养我,要么我养你,你现在做决定还来得及!”

   “小兔崽子,你想气死我是不是?”薛炼河一急,忘了富贵不在身边,大喊道:“富贵,快,快把她给我抓回来!”

   “别喊他了,从早上到现在我就没见过他人影儿。况且就算他在,你以为真能抓住我?”

   “薛娇!你现在翅膀硬了是不是?”薛炼河真的怒了,两手扒着门框吼道:“你今天要是敢出去,以后就别认我这个爹了,我没有你这种不听话的闺女!”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你……咳咳咳……”

   “你们看好王爷,千万别让他下楼,要不然这城里得死一大群女人!”

   “是!”

   ……

   楼下大厅里,闫子豪悄悄凑到他姐姐闫子姝耳朵旁边说道:“两百颗金珠已经很够意思了,还给三张议事符?咱们紫月宫可是天字排二号的行会,议事符千金难买呐!”

   “我乐意。”闫子姝朱唇轻启,淡淡地说道。

   “你这是任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那三张议事符就是给春川王预备的对不对?”

   “是又怎样?”

   “你……你别忘了自己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母亲让我跟着你来赤城,就是担心……对了,你说他不是凡人,到底什么意思?”

   “这个不能告诉你,因为……”闫子姝忽然转过头,看着她弟弟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说了,会给雷劈的。”

   “拉倒吧!”闫子豪一脸的不相信,耸耸肩膀道:“比起母亲的责罚还有你那未来婆家的滔天威势,我情愿给雷劈!”

   啪!

   闫子姝一巴掌扇过去,“瞎说什么呢,小心一语成谶!”

   噗通!

   闫子豪一个趔趄扑倒在楼梯口,正赶上薛娇从二楼跑下来,差点没一脚踩他头顶上。

   “哎呦,闫少爷这么多礼干嘛,快起来。”小丫头生性顽皮,尤其喜欢占人便宜,所以明明看见是怎么回事却故意装傻。

   闫子豪的脸涨得通红,飞快地爬起身,回头恼怒地瞪了他姐姐一眼。

   “两位既然要我带路,就先把报酬付了吧。现在动身,傍晚就能到赤炎之地。运气好的话,或许今晚就能碰上辰火琉璃蛟。”薛娇一边说一边急吼吼地往门外跑,她怕薛炼河真会追出来。

   “子豪。”闫子姝轻轻喊了一声,闫子豪一脸不乐意地掏出一袋金珠外加三张议事符,拿在手里晃了晃,“字据呢?”

   “这种小事还要立什么字据,赶紧走吧!”

   “我说你个孩子……不,城主怎么做事那么不靠谱呢,没字据……”闫子豪还想叨叨,他姐姐却已经追了出去,到了薛娇身边轻声问道:“娇爷,是不是你爹不让你去?”

   “怎么可能!”

   “那你这么慌张干嘛?”

   “呃……”见被看破,薛娇只好吐吐舌头,笑道:“他是不让我去,不过城主是我,我说了算。”

   “这样不好吧。”

   薛娇站住脚步,小脸一板,“那你到底要不要我带路?”

   “要是要,可是……”

   “要就赶紧走,别可是可是的!”说话间,薛娇已经跳到了阿乖背上,两手抓住麒麟角,喊了一声:“去赤炎之地!”

   咣咣咣!

   阿乖迈开四只巨大的蹄子,飞奔而去。

   闫子姝见状只好也上了自己的坐骑,一匹通体雪白的独角兽,那角居然是半透明的,里面隐隐约约的有五彩絮状物在缓缓流动,阳光照射之下,一圈圈的彩虹光晕放射出来,令人目眩神迷。

   闫子豪的坐骑则普通得多,是一头黑色豹子,除了毛色纯正之外再无任何特殊之处。两人紧追着薛娇出了城门,很快便消失在茫茫荒野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