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绝盛

004 赤炎之地

绝盛 胡周 4962 2023-06-30 12:13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iquge34.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城主大厅二楼楼道口,几名脸上刺着发配充军印记的披甲壮汉跪在地上用双手死死抱住薛炼河的腿,任凭他如何叱骂都不松手。

   这一招其实是薛娇教的,而且屡试不爽。因为薛炼河最多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很少会真的处罚谁。但是薛娇就不一样了,谁不照着她说的做,立马就会挨板子。

   此刻,知道薛娇已经跑远,薛炼河便叹了口气,摆摆手道:“行了,我不追了!”

   “王爷息怒……”大伙儿依然不肯松手。

   “我说了不追了,赶紧松开。”

   壮汉们面面相觑,还是没人敢从命。

   “你们这样我怎么回屋啊?我早饭中饭都没吃呢,是不是想饿死我啊?”

   “呃,王爷请回屋……”众人这才松开手,不过屁股依然把楼道口堵得严严实实,生怕薛炼河会突然往楼下跑。

   “真是服了你们了,本王的话不听听那个小兔崽子的。也是,现在都是在她在养着你们,衣食父母啊!”嘴里发着牢骚,心里却莫名地有些欣慰。薛娇这个城主是越当越出息了,手下们个个忠心耿耿。倒是自己还总是拿她当小孩子看待,这个不放心那个不放心,要不然这次就随她去?

   想是这么想,但是回到屋里之后,薛炼河还是毫不犹豫地打开衣橱,从一个暗格里取出一套黑色长衫换上,然后右手掐了个指诀往黄金面具上一抹,乌光冒起,面具变成了黧黑的颜色,五官花纹也都统统换过,任谁都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走到窗前轻轻打开一道缝隙,见四下无人便纵身一跃跳了出去,人在半空已经掐了个隐身诀,化作一道虚影直奔城门方向而去。出城之后,念起御风诀,一个起落便有半里地远,很快就看见了薛娇他们。

   三匹坐骑已经进了红谷,此地沟壑众多,道路崎岖难行,换做常人进去没一会儿就会迷路,薛娇从小跟着富贵在里边摸爬滚打,驾轻就熟,所以三人的行进速度并没有减慢多少。

   前方一个拐弯处,阿乖的脚步稍稍放缓,薛娇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闫子豪,伸出右手。

   闫子豪知道她的意思,从怀里掏出金珠和议事符,递过去的同时张了张嘴,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显然他也不指望能拿到什么字据了。

   “呦,还真有三张议事符呢。”薛娇先掂了掂装金珠的袋子,然后数数议事符,目光转向闫子姝:“你们紫月宫可是天字排二号地字占首席的行会,一张议事符千金难买,一下子给三张……是不是想让我爹经常去找你啊?”

   唰!

   闫子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呃……其实……”

   “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啦!”薛娇摆摆手,“没事儿,我支持你!”

   “哎哎,话可别乱说啊!”闫子豪立刻就急了,“给议事符是看你年纪小心里过意不去,和你爹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

   “子豪,你别插话。”闫子姝呵斥一声,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薛娇,柔声问:“为什么支持我?”

   “因为你当我后妈我不讨厌。”

   “真的?”

   “嗯!”

   “姐,你能不能矜持一点?”闫子豪都要疯了,“薛娇,有你这么找后妈的吗?要找也不能找我姐啊,她,她早就嫁人了!”

   “别胡说!”闫子姝立刻打断他的话,“谁说我嫁人了?那婚约只是母亲答应的,我还没同意呢!”

   “对啊,你姐明明还是小姐打扮嘛。”薛娇眼珠子滴溜溜直转,“况且就算和别人有婚约,只要没有拜堂成亲一概不作数。换做是我,什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统统都是狗屁!我的婚事我做主,想嫁谁就嫁谁!”

   闫子豪目瞪口呆,闫子姝激动得脸又红了,刚刚赶到身边的薛炼河差点没一巴掌扇上去。

   你自己胆大包天也就算了,居然教唆别人不守妇道?父母之命怎么了?都是为了你好!万一跟了个不靠谱的王八蛋怎么办?万一跟了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怎么办?万一……诶,这个闫子姝印堂上怎么有个紫月印记?

   目光扫到闫子姝脸上时,薛炼河不由一愣。

   因为只有具备紫月妖瞳的人,才会在开眼之后在印堂上留下紫月印记。这个印记三天之内不会消退,荒淼级别以下的人看不见。薛炼河不但看得见,还知道它的来龙去脉。

   作为紫月宫的看家本领,紫月妖瞳据说可以看破世间的一切奥秘,但是代价极大,开眼既减十年的寿命,所以一般不会轻易使用。这项技能是天生的,但传承并不稳定,闫子姝的母亲和外祖母都没有这个本事,所以她算得上是紫月宫百年以来第一人了。

   “看这紫月印记的颜色还很鲜艳,显然刚刚开眼不久,难不成……”薛炼河忽然倒吸一口冷气,“为了看我一眼,十年的命都不要了?”

   以前薛炼河只知道自己家里养了个熊孩子,现在终于明白,其实谁家都一样。

   这闫子姝看似温柔恬静懂事乖巧,其实内心的狂野根本不输薛娇,甚至薛娇都不一定敢用十年的性命去看一个男人长相。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她到底看破了多少东西,一丁点,还是全部?

   ……

   妖荒的夜晚来得很迟,而且并不黑暗,因为天上有两个月亮。一个永远是满月,一个则变幻不定,当两轮满月同时出现的时候,大地亮如白昼!

   独孤也蹲下身,抓起一撮红土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扭头看了一眼他的双胞胎弟弟独孤先,两人的嘴角同时泛起一丝吊诡的笑容。

   是的,每次来赤炎之地,都会勾起不少愉快的回忆。比如半年前的那对姐妹花,她们凋零时的样子凄美绝伦,至今想起来依然让人兴奋得浑身打颤。

   又比如一年前的那个胖子,他的肉居然是甜的,兄弟二人吃了差不多有半个月,最后连骨头都没剩下。

   再比如……

   总之,每当接到一笔买卖时,两人都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因为他们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所以,一切都值得期待。而期待,才是最激动人心的。

   “找到了吗?”邬思邈转过身,望着一脸豺狼相的独孤兄弟,用一种平淡得近乎木讷的语气问道。

   “哪有这么容易。”独孤也吹去手中的红土,目光落到邬思邈徒弟丽奴身上。

   这女子上半身裹得严严实实,连眼珠子都几乎看不见,偏偏光着两条瓷白瓷白的大腿,晃得人眼里冒血,时刻都想扑上去咬一口。

   “辰火琉璃蛟虽说是昼伏夜出的习性,但更多的时候还是需要去地下洞**找它们。不过说实话,这种事情我们还从来没有干过。因为,妖荒的地下世界比地上凶险百倍。”

   独孤先也在看着丽奴,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在想什么,这时候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上嘴唇,然后视线中的那两条大白腿似乎稍稍并拢了一下。

   “凶险百倍?”邬思邈的语气依旧平淡,而且他也把头转向丽奴,那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件随身物品,“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对她做什么都可以。完了,咱们下去。”

   说罢,老头两手负在身后,不疾不徐地向前走去。

   独孤兄弟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像是突然被人喂了一口屎,恶心到了极点……

   是的,猎物只有自己亲自捉到手里才又成就感,你送到嘴边就是在侮辱人!邬思邈,这次如果让你活着离开妖荒,就算我们兄弟无能!

   正暗暗发狠时,忽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抬眼望去,几里地外正有三匹坐骑从红谷方向直入赤炎之地,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奔着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地下洞穴里去了。

   “薛娇?”独孤也一眼就认出了那头火麒麟是谁的坐骑,脱口叫了一声,而邬思邈紧跟着喊出了另外一个人的名字:“闫子姝?”

   “他们也来抓辰火琉璃蛟?”独孤先惊讶了一下,忽然就又笑了起来。果然,他哥哥也笑了,因为好事都碰到一块儿了,今天是个喜庆日子!

   “不行,我们得赶紧下去。”邬思邈终于不淡定了,“两位少城主,只要抢在他们前面抓住辰火琉璃蛟,要多少钱都行。或者丽奴就送给你们了,怎么样?”

   独孤兄弟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